我的网站logo 我的网站logo 我的网站logo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银天下官网 > 正文

默克尔交棒 德国政坛进入“战国时代”

2018-12-12 07:50  作者:吴博士 点击:次 

  【特别关注】

  12月7日,德国执政党基民盟在汉堡召开全国党代会,来自全德各地的1000余名基民盟代表,怀着极其复杂的心情聆听当了18年基民盟主席的默克尔发表告别演讲,并选举出卡伦鲍尔作为新的党主席。

  演讲结束时,全场起立鼓掌,长达10分钟。久经沙场的默克尔面对全场代表,强忍住了泪水。尽管在执政后期遭遇了诸多质疑之声,但是这位政坛铁娘子仍然受到了德国人的尊敬,可谓功成名就,急流勇退,获得了体面的告别。

  这一幕也将成为2018年德国政坛最为难忘的一幕。对德国人来说,2018年是在焦虑中承前启后的一年。默克尔最后一个任期能否成功履行,接任者卡伦鲍尔将交给德国政坛一份怎样的首秀答卷,选择党所代表的右翼思潮是否会继续在德意志的大地上蔓延,艰难前行的欧洲一体化进程又将如何开展,大家拭目以待。

默克尔交棒 德国政坛进入“战国时代”

  12月7日,在德国汉堡,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新主席克兰普-卡伦鲍尔(左)在胜选后接受德国总理、前任党主席默克尔祝贺。新华社发

  1.铁娘子执掌基民盟18年

  默克尔自2000年4月任基民盟党主席,任职时间超过18年。担任党主席期间,她政策立场强硬,被称作“铁娘子”。默克尔治下的德国,曾迎来了冷战后最长的经济增长周期,就业率长期居高不下,并且在2008年年底席卷西方国家的金融危机中一枝独秀;在默克尔主导下,欧盟成功应对欧债危机,在处理乌克兰危机、伊朗核问题等重大国际事件中颇有建树,默克尔还与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一起推动美欧跨大西洋谈判,与法国领导人奥朗德、马克龙先后推动欧洲一体化全面进程开展。一时间,默克尔赢得广泛赞誉,声望极高,多次被评为最有权力的女性。特别是2015年默克尔宣布开放性移民政策,对在战火中饱受洗礼的阿拉伯国家难民开放国门,德国人包容、和平的主张被世人所称道,默克尔也当选为《时代周刊》年度封面人物。

  成也难民政策,败也难民政策。2015年成为默克尔执政时期的分水岭。不断涌入的难民给德国和欧洲安全环境带来了诸多干扰,2016年德国境内发生了多起袭击案件,巴黎、布鲁塞尔、伦敦等地也爆发多起恐怖袭击行动,在欧洲右翼保守主义风潮兴起的大背景下,舆论认为默克尔的难民政策难辞其咎,认为默克尔只为自己的声望着想,枉顾欧洲人民的安全,默克尔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很长时间里,默克尔遭到来自党内、国内和欧盟层面的多重压力。雪上加霜的是,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择党乘势异军突起,改变了德国传统的政治格局。这导致去年德国大选中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得票率不高,她不得不多次更换执政伙伴,经历了战后最为艰难的组阁历程和最艰难的第四任总理任期。

默克尔交棒 德国政坛进入“战国时代”

  2018年2月,德国柏林举办难民移民招聘会。约200家公司为4500名难民移民提供就业机会。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从今年年初开始,勉强开展第四任期的默克尔失去了在德国政坛一言九鼎的地位,面临多方掣肘,显得力不从心。德国内政部长霍斯特·泽霍费尔与默克尔在移民问题上多次发生冲突,就连默克尔的盟友、德国联邦议院议长朔伊布勒也公开说,默克尔不再像原来那样无可争议了。前不久举行的德国地方选举中,基民盟及其姊妹党基社盟接连受挫,得票率大幅下降。无论是党内还是党外,呼吁默克尔下台的声音愈加高涨。

  随着钦点的接班人卡伦鲍尔上台,默克尔终将交出接力棒。德国急需一位更有朝气、更有想法的领导人,给沉闷而混乱的德国政坛注入一剂强心针,带领德国走出默克尔时代,开创出一条新道路。不过,默克尔此次只是提前辞去了党主席职务,仍坚称将履行完这任总理职责到2021年。

  2.德国各政党备战“后默克尔时代”

  作为默克尔路线的追随者和钦定的接班人,卡伦鲍尔的上位至少保证了德国政坛不会彻底乱起来,她将在稳固现有政策的同时积极寻求改革。卡伦鲍尔将继续寻求巩固基民盟的中间派大众政党的地位,强调基督教价值观以及社会开放的重要性。她在当选党主席后表示,基民盟不能成为“杂货铺”,应当坚守其基本价值,并保持其强大的全民党的地位。她同时表示,基民盟应当为建立欧洲共同的安全理事会和“欧洲军”担负起责任,这样才能令共同的安全利益不只是停留在口头上,而能够付诸落实。

默克尔交棒 德国政坛进入“战国时代”

  2018年9月16日,德国科滕市,德国右翼支持者参加反移民游行,抗议难民的暴力行为。起因是一名德国男子与阿富汗难民发生争执后死于心力衰竭。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自二战结束以来,多位德国联邦总理都是由基民盟主席出任,因此卡伦鲍尔此次接任党主席,被认为其已拿到代表基民盟征战下一届德国大选的“入场券”。与默克尔一样,卡伦鲍尔也是小地方出来的女性领导人,再加上有默克尔力挺,她在2019年政坛中的表现令人期待。

  可以肯定的是,相对于默克尔前三个任期内联盟党一家独大,现在德国政坛各大党派青年才俊层出不穷,各政党提出的理念也更加鲜明,德国政坛进入了“战国时代”。

  在10月14日的巴伐利亚州选举和10月28日的黑森州选举中,建党才五年的“选择党”(AfD)不仅首度进入两州议会,而且以增长9%~10%的傲人战绩高调登堂,而联盟党和社民党这对执政伙伴所代表的两大传统保守政党却遭惨败,这也直接导致默克尔放弃在12月7日党代会上竞选连任党主席。德国第二大党社民党在经历了舒尔茨竞选总理的惨败后,之前的党内高层如加布里尔等均退出政坛,党代会上选举现年47岁的安德烈娅·纳勒斯为党主席,她也成为社民党建党155年以来的首位女性党主席。纳勒斯表示,其执政目标在于抑制数字资本主义,要求大型互联网公司支付资金。在俄罗斯问题上,她呼吁加强外交攻势。德国副总理朔尔茨对此表示,“这是长期以来的进步”,是一个“历史时刻”。

  由于社民党在中间地带与联盟党争夺选民,政治主张摇摆不定、暧昧不清,公信力持续下降。绿党利用社民党留下的真空,塑造出一个现代的亲民的左翼形象,因而成为左翼选民青睐的对象。而曾与基民盟联合执政的自民党则在年轻领袖林德纳的领导下,支持率稳步上升,林德纳也被认为是有望在下一届德国大选中联合执政的青年领袖之一。此外如左翼党、基社盟等老牌党派,也纷纷推举出了新的党内高层,目标直指三年后的德国大选。

  3.右翼选择党的崛起与抉择

  当然,最大的赢家仍属于只成立了5年的右翼党派选择党。根据德国媒体9月30日发布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以反移民立场迅速崛起的极右翼党派德国选择党支持率首次超过执政联盟成员之一社会民主党,成为德国支持率第二高的大党,其崛起速度之快令人咋舌。在去年9月联邦议会选举中,尽管联盟党与社民党得票率保持第一和第二位,却各自流失不少选票,德国选择党跃升为议会第三大党,两大党流失的不少选票都流入了选择党。

  在2013年德国联邦议院选举中,该党只差一点就能进入议会。面对失败,该党进行了内部调整,2017年选择党为联邦议院大选所制定的《选举纲领》的重点已转移到了难民政策和伊斯兰教问题上。此外,选择党的极右派成员经常在公共场合发表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的观点。选择党领导人魏德尔曾多次表示,立志在2021年前使该党成为执政联盟中的一员。同为女性领导人,并将撒切尔夫人视作偶像的魏德尔表示,德国选择党目前对反对党身份很满意,但该政党的长期目标是参与政府决策。

  随着2018年正式进入州议会与联邦议院,选择党的工作风格更多地为人所熟知,选择党在议院工作中将议题范围缩小到国内安全、移民问题和伊斯兰教等几个领域,并在议院辩论中常常采取一种“哗众取宠”的表达方式来进行政治挑衅,反而收获了不错的舆论效果,让许多大党无可奈何。凭借着社交媒体的力量,选择党在几次州选举中甚至比去年还更进一步。

  然而,严酷的现实也在制约着德国选择党的野心。由于处处树敌,没有执政伙伴的硬伤制约德国选择党的发展。无论是基民盟还是社民党,德国主流党派都不会允许这样一个极右翼政党坐大。而选择党自身存在的路线斗争也将消耗该党派的竞争力。但可以预见的是,随着与法国、荷兰、英国等地的右翼势力频繁交流,增加合作,德国选择党如果能够继续发挥其在野党的优势,借助难民危机和欧洲一体化难题之势稳步发展,势必会成为德国乃至世界政坛上不可忽视的力量。

  4.欧洲一体化艰难前行

  2018年年末,随着一段深情的退役演说,默克尔时代走向尾声,虽然迟早会来,但还是有些突然。从欧债危机到英国脱欧,从平衡美俄到应对贸易战,从伊核危机到气变谈判,默克尔一直以其务实、坚定的作风扮演着“锚定”欧洲的角色。如今,“铁娘子”告别了,欧洲会失落吗?

  答案是肯定的。在默克尔时代,无论是和萨科齐的德法甜蜜期,还是和马克龙的“小鲜肉”与铁娘子的组合,德法或者德法英的发动机在驱使着欧洲一体化进程不断前进。纵观2018年,随着德国政坛日渐混乱,德国在欧洲的领导力有所下降,欧洲一体化陷入了群龙无首的境地。初出茅庐的法国总统马克龙仍显稚嫩,提出的大跨度欧盟改革方案遭到了质疑,甚至在法国国内也掀起了反对马克龙新政的运动浪潮。在南欧,意大利右翼党魁上台,南欧国家经济形势难言乐观,离不开德国这个取款机。在东欧,俄罗斯和欧盟对这些国家的争夺愈演愈烈,令德国左右为难;再加上冗长烦琐的英国脱欧进程和欧土危机,“欧洲社会正被日益撕裂”的论调并非危言耸听。

  更为严峻的是,失去默克尔,欧盟的话语权可能日益下降,无论是欧美贸易纷争还是乌克兰危机,欧盟只能被迫采取拖延和妥协的政策,无力扭转局势。欧盟需要一个强大的德国,需要一个发动机去坚定地推动欧洲诸国的联合与统一,默克尔的退出无疑将给欧洲一体化进程打上一个问号。

  (光明日报柏林12月11日电?光明日报驻柏林记者?田园)

  《光明日报》( 2018年12月12日?12版)

[责任编辑:石佳]